阅读新闻

陈安妮:中国漫画市场第一平台女掌门的进化与野心

[日期:2021-11-25]

  今年28岁的陈安妮是国内用户量及月活最高的动漫平台快看漫画的创始人兼CEO。从2014年12月成立至今,快看漫画一共完成五轮融资,累计近25亿元。站在快看漫画背后的资方,包括腾讯、红杉中国、华人文化等。

  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陈安妮正处于一个出差的高峰期。不断刷新的日程安排,将采访最终推迟到晚上9点。

  在快看漫画联合创始人兼CTO李润超看来,陈安妮是一个不断进化和迭代的人。“你很难想象今天在中国,一个互联网平台占据了漫画市场第一的位置。她利用科技去改变这个时代,加速了漫画在中国的发展。”

  当前,快看漫画有2亿用户,月活达4000多万,但融资的脚步停留在2019年8月。对此,陈安妮告诉《中国企业家》,快看漫画2019年开始大力试水商业化,2020年~2021年商业化成为公司的重要战略,造血能力逐步增强,但现阶段赚到的钱,会再被投入到未来业务中,“快看不以短期盈利为目标,我们是一家追求长期主义、以持续成长为目标的公司”。

  2021年,快看漫画的战略方向定为视频化、全网化、商业化。新的战略指引下,快看APP的定位升级为优质内容付费平台。公司组织架构随之调整。

  “之前我们其实比较草根。”陈安妮解释说,此前公司几乎没有VP、CXO的职级,业务基本上由她与李润超统筹分管,20多个人向他们俩直接汇报。近期引进的高管中,除了原Airbnb中国区的产品副总裁(现在是快看的产品负责人)、原小红书增长负责人(现在是快看的增长负责人)、原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现在是快看的财务负责人)之外,还有内容出海、内容版权等方向的人才。通过逐渐引进高级别的管理人才,陈安妮得以将一些业务分配出去,将精力集中在公司更重要的事情上。

  与此同时,2021年1月4日,快看漫画正式发布“哥伦布”计划,宣布进军全球市场。据悉,快看漫画已成立十余人的海外事业部,国际版APP也在酝酿之中。近期,有报道称,快看漫画已确定收购日韩头部的漫画制作公司。对此,陈安妮回复《中国企业家》,现在还没有可以公开的进展。

  据快看漫画统计,截至2020年12月,已有5600名漫画作者加入快看漫画;同年,快看漫画向作者支付稿酬达3.1亿元。累计的8200部作品中,2020年增长势头最猛的漫画类型是穿越、玄幻、治愈和都市。

  在陈安妮看来,快看漫画已搭建起人才筛选+选题策划+剧本创作+视觉制作的工业化内容体系。工业化内容体系旨在服务用户,而用户的需求是明确的,他们希望在更短的时间内看到优质的内容,如何在更短时间内生产出更高质量的内容,“可能核心还是在工业化”。

  但在这一过程中,她也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创作的周期太快,沉浸式的创作比较难。这些声音,可能来自她浏览到的漫画创作者的微博,也可能来自日常与创作者接触密切的编辑们。

  “一定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很难做到,而去改变用户需求。”陈安妮告诉《中国企业家》,如果希望内容创作能够更好地工业化,就要把角色分工做得很明确。

  过去的漫画家常常是一人包办,既编剧也画画甚至还负责商务,“(那)他肯定累得不行”。快看漫画希望能够帮助漫画家成为项目的Leader,与编剧、画师、分镜师一起协同创作。此外,快看漫画还向作者提供受众/互动/作品等方面的关键指标,帮助创作者了解读者的反馈。

  李润超告诉《中国企业家》,近一两年,在他所负责的产研体系内,他更关注的是如何在工业化的流程下进一步提升创作者的效率。

  例如,作品如何快速到达编辑手里,“作者画完的一张漫画,在手机上浏览可能会占几兆的流量,但那个作品的原始稿件是一两千兆”;作品到达编辑手里后,如何更快速进行审核;怎样让作者最快速度响应改变;作品上线后,如何快速分发给海外的合作伙伴。

  但他也表示,工业化体系下,创作周期这件事情可能比较难解决。陈安妮与他在今年年初曾就整个创作周期进行探讨,比如单画需要多久更新上线,是否会有其他的更新模式等。他们希望让用户获得更好的连续阅读体验时,也能让创作者更从容。

  在大数据影响下进行创作,与纯粹的个性化创作有何差别?陈安妮表示,差别在于作者的选择:一种作者擅长分析数据,另一种是作者的天赋在于描摹内心的世界,不需要迎合市场。后者成功的概率可能会比前者小很多。

  “我们的目标其实一直都是做最好的IP。”陈安妮说,2020年,从漫画角度来讲,快看漫画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UGC漫画,“让我们的用户(自己)也能够到快看上面来投稿,不需要编辑去给你指导,你就能获得非常多观众的喜欢”。

  2019年之前,快看漫画作为一个免费的漫画内容平台,几乎没有收入,日常开销基本靠融资。

  2019年,快看开始尝试赚钱,试图增强自我造血能力。通过两年多的积累,“我们的现金流会比之前健康很多”。

  尽管商业化已连续第二年成为快看漫画的重要战略,但陈安妮并没有将公司盈利放在战略优先级上。她透露,快看把很多收入继续投入到未来业务里,比如AI创作、社区、IP开发。

  当前,快看漫画内容付费仍然大于广告收入。对此,陈安妮表示,过去两年,快看漫画在付费上做得比较深,在广告上花的精力没有付费上那么多。在社区首页免费内容点击率同期上涨300%的背景下,快看认为接下来广告收入还有比较大的空间。

  IP开发方面,自2018年快看漫画推出《快把我哥带走》真人电影后,《女巨人也要谈恋爱》和《贫穷父女》目前也在电影的制作进程中。

  陈安妮表示,快看很多IP的真人影视改编权益还在公司手上,但IP要拍成真人影视并拍好,确实有难度。此外,2019年的影视寒冬与年底突袭而来的新冠疫情,让快看的真人剧开机时间被严重延迟,与此同时,动画制作却几乎不受影响。

  快看依旧倾向于自制头部作品,并计划之后通过动画+真人影视联动的形式,使漫画IP生命力更长。

  2021年,快看漫画加大了内容分发的力度。一方面,自2020年始,快看漫画通过内容版权的形式出海;另一方面,快看漫画通过微信小程序、百度小程序、快手小程序、支付宝和夸克小程序、小米的多看(漫画频道95%的内容由快看运营)等渠道拓宽其在国内的内容覆盖人群。

  陈安妮表示,拓宽内容覆盖人群这件事情肯定是必做的,且在一开始的规划里。她援引阅文为例,阅文对外分发的用户量级远高于自有APP的分发量级,“所以(对外)分发的空间实际上是非常大的”。

  李润超告诉《中国企业家》,一个最初不到4人的团队,在2020年年初,搭建了快看在微信上的小程序,觉得孤木不成林,遂去覆盖更多的小程序。“某种程度上,这是无心插柳”。他介绍,截至今年2月,小程序端用户量总体已经过千万,且与APP用户的重合度非常低。

  至于内容出海,陈安妮表示,快看想把平台上的作品拿去海外,去跟别人比试比试,“看看我们的水平到底跟别人的水平差距在哪里,差多少,是不是有机会能够把中国的文化带到全世界”。

  海外市场千变万化,在她看来,印尼、东南亚的流量会比较好,但用户付费意愿不一定非常高;英语圈和日本、韩国的用户量级未必很大,但用户付费意愿和付费价值很高。她以韩国漫画平台Kakao Page为例,其仅布局日韩两地,一年可以做到几十亿人民币的收入,《我独自升级》这一部作品在2020年为其创造了1.77亿元的纯内容付费收入。

  “出海现在才刚刚开始。”快看优先从收入的角度布局海外,通过保底金加分成的方式,将内容输出到英语圈和日韩。2020年快看漫画实现海外流水1.1亿元,2021年计划实现3亿元。

  陈安妮称,她最大的挑战是怎么一边拥抱这个时代的变化,一边积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学习与交流是她积累对这个世界理解的一种方式。2020年,陈安妮被湖畔大学录取,与90后的雪梨、完美日记联合创始人陈宇文、搜狗CEO王小川、猎豹董事长傅盛等人成为同学。在与大家的交流中,陈安妮体会到,没有办法去规定一个CEO应该是什么样。“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优势和天赋,很多CEO的优势和缺点同样明显。”世界特别多样,每个人都不同,但不妨碍他们取得成功,“因此我们可能需要对这个世界更包容”。

  4月15日、16日,董明珠王潮歌、李少红、乔健、俞渝、陈春花、夏华张兰、张泉灵、雪梨等热门话题姐姐们跨界集结,全球木兰论坛全程抖音直播,关注“中国企业家杂志”抖音号,不错过精彩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