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看一场科幻歌剧赏一次异星美学

[日期:2021-11-24]

  由科幻电影新教父Denis Villeneuve执导的年度史诗科幻大片《沙丘》在全国上映后,虽然褒贬不一。

  但其极简宏伟的异星美学和革新体验式的梦幻视听,不仅呈现了一出“维式”科幻歌剧,也顺着这股浪漫的未来风,给时尚圈带来了充满诗意的科幻艺术想象。

  其实,从20世纪60年代人类第一次踏上月球那天起,世界就对太空充满着狂热的向往和热情。小说家用笔描绘了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而设计师们,则利用这些荒诞的想法作为丰富的灵感来源;自此,由太空、宇航为主题的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应运而生,它被叫做“未来主义”。

  当然,发展到今天,未来主义不仅仅局限在固定的思维里,看看一些大师的精妙创作,才知道原来未来主义抛开冷感的极简,也可以展现浪漫热情、荒芜瑰丽、神秘又庄严的一面。

  Iris Van Herpen是极少数只用3D打印和手工缝纫的品牌,她的作品很古怪,以至于当你第一眼看到时,会因视觉冲击而大受震撼。

  在刚落幕的2021 MET GALA时尚盛典上,电音小仙女Grimes就身穿来自Iris Van Herpen的高定仙女裙,灵感正是来源自科幻神作《沙丘》。

  那如同美杜莎邪恶的触角蜷曲而成的裙,还有宛如热带雨林蕨类植物的贴身及踝长裙,像鱼在水中浮游飘动的轻盈姿态。2011秋冬高定系列中大名鼎鼎的“白骨裙”,更是被大都会博物馆永久收藏。

  Iris Van Herpen的创始人Iris Van Herpen曾经梦想成为一名真正的舞者,所以她这些年设计衣服也体现出她对身体律动的迷恋,她觉得设计衣服的过程就是把身体的律动经过3D打印成为一段可以穿的衣服。

  同时,她也非常善于模拟动于时装,形成了如今奇幻的服饰系列,在她的设计中,你可以看到古生物的原始色彩与摇曳生姿的形态之美,理科生的浪漫,如此简单。

  Thierry Mugler由它的同名设计师Thierry Mugler一手创立发展而来,在世界服饰史里,他们的服饰总是以嚣张著名。

  融合了舞台的戏剧化元素和建筑美感,用收紧的腰线和干净夸张的结构打造出女性极致性感的身材,大面积冷感塑造了未来都市中美艳危险的女性形象,鬼魅夸张而具有未来感。即使是20年前的设计,放在如今非但没有过时,仍然有着超前的时髦感。

  在Thierry Mugler设计理念中,一直尝试去探索更多从未在目前这个时代存在的东西,他希望可以通过这些服饰,构造一个属于他的世界,所以无论是Mugler开创先河的戏剧性还是服饰设计,都极富有前瞻性。

  今年Lisa的solo专辑封面身穿红色摩登露肩皮衣,虽然图片很模糊,但眼尖的人还是一眼就看出这个造型来自Thierry Mugler 1992春夏系列重工古董衣。

  Robert Wun云惟俊曾用三个词来形容自己空灵缥缈的设计风格:“逃避主义、未来主义和女性主义。”

  Wun以女性赋权为核心设计理念,擅长以服饰勾勒赞美女性形体,在他的作品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Armour(盔甲)系列,也是用一种坚硬与柔软的层叠褶皱和轮廓感鲜明的建筑外型,打造出了一种灵动又是坚毅肃穆的美感。

  尤其当富有自己精神领域的女王们穿起,拥有格外的超脱与先锋感,盔甲系列也被称为女性柔软的盔甲,它兼备着女性独特的感性与坚毅,如同代父从军的花木兰,据说,这一系列的诞生也是为了纪念她过世的祖母。

  在Lisa的新专辑MV中,同样出现了Robert Wun的一套黑色盔甲,造型独特一下就紧抓观众眼球。

  看似夸张却又不失优雅,对称的设计一点也不给人循规蹈矩的感觉,反而让线条更加的生动。

  如果说Iris Van Herpen是未来时空的浪漫主义,Thierry Mugler是危险的女性美丽,那么Robert Wun应该就是女王权利的战袍,后者同时拥有了力量的硬挺与内心浪漫敏锐的感性。

  在未来主义的时尚设计中,服饰是主角,但配饰仍然是不可忽视边缘角色,尤其是眼镜的设计创意。

  著名服装设计师Pierre Cardin曾在1968年一辑以太空时代为造型的灵感系列里,设计出突破传统的镜框设计。

  它的重点聚焦几何和不规则的组合上,虽然如今看来有点简单,但在当时,可是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因为在那个已经有些墨守成规的镜框设计年代,Pierre Cardin的作品打破了常规椭圆或圆形的形状,打破了一个传统的界限,颇有些未来主义和科学探索的味道。

  据设计师透露,这种类似昆虫眼的外型,其实是为了打造生存在另一个维度的未来宇宙人形象,他们在生理结构上比起从前,有了更多变异的成分,光影陆离,怪味横生,所以他在设计上更接近仿生学。

  服装的未来主义风起,其实象征着一种对世界的无穷探索。从人类登月延续至今的精神,依然鼓舞着人们不断往前窥探宇宙的奥秘,只不过这次,换作了由设计师们,用手中仅有的原材料,实体呈现了他们脑海中的未来世界。